快讯:热烈祝贺:"淋川中学 中考再创辉煌" 贺

 

当前位置:首页 > 目录 > 《朱镕基》 > 详细内容
《朱镕基答记者问》
发布时间:2009-12-1  阅读次数:27036  字体大小: 【】 【】【

在与美国总统克林顿联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1)

在与美国总统克林顿联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1999年4月8日)

  朱镕基:感谢克林顿总统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团访问美国。今天我很荣幸,能够与克林顿总统一起跟新闻界的朋友们见面。我愿意通过新闻界的朋友们,向美国人民致以我最衷心的问候和最美好的祝愿。

  我踏上美国的国土,是从洛杉矶开始的。虽然老天不太欢迎我,倾盆大雨,但是似乎美国人民还是喜欢我的。今天,我们受到克林顿总统盛大的欢迎,我们跟总统和他的同事们进行了友好的会谈。中午,我也出席了奥尔布赖特国务卿举行的盛大欢迎宴会,使我能够会见很多老朋友。我想,我们的会谈是友好的、坦诚的,是建设性的,也是富有成果的。当然,这种成果不在乎达成多少协议,我想我们的协议达成的已经不少了,关键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能够会见美国的各界人士,能够直接地跟美国人民来交谈,来说明我们的观点。

  我在今天上午已经说了,不是只对你say “Yes”(说“是”)的朋

友才是好朋友,敢于对你say “No”(说“不”)的朋友也许是最好的朋友。我从华盛顿,还要到丹佛、芝加哥、纽约和波士顿,我将会见很多的美国朋友,我愿意和他们交谈,也愿意和他们辩论,这样才能够促进我们中美两国人民之间的交流和相互的理解,从而促进我们中美之间由江泽民主席和克林顿总统所致力于建设的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这样一个友谊的关系,能够继续发展下去。

  刚才总统先生已经说了,今天上午在WTO问题上面,也达成了一定的协议,将要发表一个联合声明。同时,在已经达成的,比如在农业协定方面,我们要签署这个协定。我认为,这些都有利于进一步

推进中美友好合作关系的发展。

  朱镕基:我想,那位女士拿着中美两国的国旗,我应该点她提问。

  记者:非常感谢朱总理,我是香港《文汇报》的记者韩桦。在你的美国之行开始之前,这一路从洛杉矶到华盛顿,人们包括我们的读者一直都有这样一个问题,就是现在中美关系遇到这么大的困难,为什么你还决定如期访美,能不能告诉我们你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在本世纪末,中美关系应该朝着一个怎样的方向发展?

  朱镕基:说老实话,我一点儿也不想来。

  就在我访问美国的前几天,我会见了美国国会的两个代表团,一个是由托马斯先生率领的,另一个是由罗斯先生率领的,一共有20位参议员、众议员。我当时就对他们说,你们那里的政治气氛那么反对中国,我不敢到你们那里去访问。可议员先生们都告诉我,你还是要去,我们欢迎你去,我们喜欢new face(新面孔)。那我说,我的好朋友尚慕杰大使告诉我,他比我要先回美国,到我将要去的地方介绍我,来宣传中国。他准备被打得鼻青脸肿,在美国见我的时候,脸上要包着绷带。我说,他是一名美国人,还要遭到这样的待遇。我这个中国人去了,我这个新面孔要带血了。这些议员先生没有给我保证,但是江泽民主席让我还是要来,他是中国的number one(“一把手”),我还只能听他的。

  可是我可以告诉诸位,我现在的情绪比我来的时候要好得多了,因为我在这里遇到了非常友善的面孔和非常热烈的接待。我相信,我此行不但能够为推进我们两国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的继续发展贡献一点力量;而且我也相信,我会得到美国人民的理解,使我们在很多现在争执的问题上取得一定程度的共识。当然,我们也会在很多经济问题上达成协议,比方说刚才讲的农业协定方面,这个我们已谈判了13年了,今天中国在这方面应该说已作出了很大的让步。在TCK(小麦矮腥黑穗病)小麦的问题上面,我们已经允许美国的7个州都能够向中国出口小麦;在出口柑橘方面,我们允许4个州包括加利福尼亚州都能出口到中国去;在中国加入WTO方面,我认为实际上我们的差距已经是很小很小,在我看来已经不算什么了。当然,克林顿总统先生可能不同意我的说法,他们还认为有很大的差距。我们现在只能够签一个联合声明,而不能够最终签署协定。如果要我说老实话,问题不在于那个“很大的差距”,而在于现在的政治气氛。

  但是,我们对于中美两国友好合作关系的前途是非常乐观的。我今天上午已经讲了,在中美之间,没有任何问题是不能够通过友好协商来获得圆满解决的。至于在人权问题方面、在达赖喇嘛问题方面,刚才总统先生所讲的,我们还有时间来争论,不在这里争了。

  记者:我是香港《星岛日报》记者。昨天朱总理的专机在安德鲁斯空军基地降落之前7个小时,克林顿总统作了一个对华政策的演讲,他提到1996年3月美国向台湾水域派遣航空母舰的事情,他认为这个事情维护了台海安全。朱总理,你如何看美国的军事力量对两岸关系的影响?你认为两岸统一要不要有时间表?你愿意不愿意访问台湾?

  朱镕基:关于对台湾的政策、对统一台湾的政策,我们的江泽民主席有着非常明确的声明,这一点我想不用我再来说了。

  我们从香港回归祖国就可以看到,中国严格地在那个地方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我想,全世界的人民都承认这一点。而我们对统一台湾的政策比这个要宽松得多,也就是说,我们允许台湾保留它自己的军队,而且我们也准备让台湾的首脑到中央政府来当副首脑。至于他能不能当正首脑呢?那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我想大概没有人会投他的赞成票。

  中国政府一再声明,我们尽量用和平的方法来统一台湾,但是我们也从来没有宣布放弃使用武力。因为如果我们这样宣布的话,那么台湾将从中国永远分离出去。我刚才在克林顿总统的办公室看到了林肯总统的肖像。当年林肯总统为了保持美国的完整,不惜使用武力,我们应该向林肯总统学习。

  至于我要不要到台湾去,他们又没向我发邀请,我怎么去?而且,以什么身份去?你帮我想一想。

  克林顿:对不起,我想插一句,因为林肯总统的地位好像比我还重要。首先,美国的政策就是一个中国的政策。我每次有机会都会重申,今天我就再次重申。第二点,我认为这个问题应该通过和平方式来解决。我想大家都会同意的是,台湾和中国大陆过去50年来关系的事实背景和美国南北战争那段时期的历史背景有所不同。我觉得,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除了血缘关系,就是大家都是华人,除了这个关系以外,还有很多可以实现互补的地方,包括经济,但是不仅仅是经济上。所以,我希望这个问题能够得到解决。而且我认为,如果总理先生到台湾的话,能够像今天在这儿访问那么幽默,那么有风度,那我认为应该去。

  朱镕基:会不会被打得鼻青脸肿呢?

  记者:总理先生,我想提的问题是,关于中国偷窃美国的核弹头技术,还有中子弹的技术,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有人捐数十万美元给克林顿作为政治献金,关于这个问题你有什么话想说?

  朱镕基:我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的身份在这里庄严地声明,我根本不知道有什么间谍偷窃了美国的军事机密,我也完全不相信这一点。我也问过江泽民主席,他也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中国没有这种政策,要去盗窃美国的军事机密。我也不相信,在美国的安全保卫工作这么严密、技术设备这么先进(当然,这个麦克风的技术好像不是太先进)的情况下,中国能够在美国盗窃什么机密。我看是不可能的。

  至于中美两国学者在交流他们的科学技术知识的时候,也许会谈到某些有关军事方面的技术,但是我不相信这里面有什么带有实质性的军事机密,我也不相信在他们的交流中间会涉及这样的问题。作为一个高级工程师,我主管中国工业几十年,我从来不知道有什么尖端技术是从美国来的。当然,技术是人类共同的财富,科学的发明往往是殊途同归,我们中国的导弹与核技术确确实实也是从外国引进的。我们导弹技术最早的先驱者是钱学森先生,他是从美国回来的;我们核技术最早的先驱者是钱三强先生,他是从法国的居里夫人的实验室回来的。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他们回来的时候一片纸也没有带回来,就带回来一个脑袋。所以,我在3月份的记者招待会上曾经说过,请你们不要过低地估计了你们自己的安全保密的能力,也请你们不要过低地估计了中国人民开发军事技术的能力。我在洛杉矶的时候,州长请我吃饭,他问我:“你们今年准备怎么庆祝建国50周年呢?”我说,我们将要举行一个盛大的阅兵式,在这个阅兵式上将要展示中国最先进的武器,而这些武器都是中国自己开发的,不是从美国偷来的。州长夫人就建议:“那你们应该在导弹武器上写上一个广告:‘It’s made in China, not from USA(中国制造,非美国品)’。”我很欣赏她的幽默,我说:“That is a good idea(这是个好主意)”。当然,克林顿总统先生曾经宣布了,说美国有6000多件核武器,中国只有二三十件。他比我更清楚,我都不知道中国具体有几十件核武器。这个数字我虽然搞不清,但是我同意总统先生的结论:我们的很少,你们的很多,根本不可能威胁美国。

  至于政治献金的问题,我也很负责地声明,我和江泽民主席根本不知道这回事。我们两个人也问过我们军方的高层人士,他们回答我们,他们也不知道有这种事。我觉得,这件事情反映出你们美国有些人把我们看得太低了。如果政治献金真能够起作用的话,那我现在有145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我至少可以拿100亿美元来做这个工作,我怎么只拿30万美金来做呢?太愚蠢了!我听说,有些人在这个地方制造rumor(谣言)花了很多钱。我从来不相信这些谣言。我觉得我们通过相互的讨论,甚至于辩论来达成我们的共识,这是有利于中美两国人民,对于我们双方都是有好处的。我们相信美国人民,我们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我同意配合美国进行调查,只要你们提出线索,不管是谁,我们都会进行调查。我也回应克林顿总统关于中国参加WTO的问题。他说,允许中国加入WTO符合美国人民的利益;我也应该说,中国作出最大的让步也是符?中国人民利益的。

  香港报纸都说我到美国来送“大礼”来了,我认为这种提法是很不正确的。对不起,我讲话又走火了,得罪了新闻界。
来源:当当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暂无已审核评论!
本栏最新发布
本栏热门信息

 

网站由中网提供技术支持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部分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归作者所有。如内容涉及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本人,我将尽快更改!

浙ICP备10018068号 联系站长:   E-mail: prh139@139.com  QQ:30908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