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热烈祝贺:"淋川中学 中考再创辉煌" 贺

 

当前位置:首页 > 目录 > 教师频道 > 温岭市教师原创文学 > 详细内容
麦 田 (温岭中学 王茜)
发布时间:2015-10-30  阅读次数:1431  字体大小: 【】 【】【
  

  

温岭中学   王茜

阳光恍惚,午后的小院有一种陌生的安静。阴暗的厨房,大水缸边的黑泥地上有一队蚂蚁扛着几个饭粒匆忙跑过。俞奶奶家的煤油炉上永远坐着一只砂锅,终年散发着奇异的腥香。后来才知道,那里咕嘟着的,是一种象花蛇一样的鱼,叫河鳗。觉得奇怪,这么难看的东西怎么还可以吃呢,大人们还说那东西竟然还很贵,滋补。穿过厨房有一架木梯盘旋,通往一排黑屋子。黑屋子装着木栅格窗子,淡淡的光影子投在头发花白的王阿婆脸上,显现出阴暗交织的很多个格子,她的面目因此奇异地模糊。房间里几排高大的木架子,一排排竹匾,几千条白胖的蚕宝宝没日没夜贪婪地咀嚼,发出沙沙的声响。几张大木床上挂着灰白色的夏布蚊帐,里面蚕蛾飞舞,将一些黑白芝麻般的卵下在一张张白纸上。花猫慵懒地躺上竹椅,时时伸伸懒腰。蹑手蹑脚下楼穿过堂屋,有一扇木门,磨褪了漆色,只剩一圈一圈纠结的花纹和一些虫咬过的小洞。轻轻推开木门,还是一个小院,又是一排排的木架子,只是上面不再是蚕,而是神仙长胡须般的——雪白挂面。有些晒干了变得笔直,有些因为还是湿的,风吹来便现出一些曲线。偷偷掐下一段放到口中,是生涩而甘甜的麦香。几只红绿斑纹的巨大蝴蝶在那些雪白胡须中穿梭。我也在穿梭。

穿过这些梦境,是一条小巷。青色砖墙印着绿色的苔藓。一条大狗吐着舌头蹲在那里。冬天的时候它曾跳起来咬坏了我脖子上的天蓝色新纱巾,把我吓得大哭。后来我每天都给它带骨头吃,它就对我很好了。摸摸大狗的头,它舔舔我的手。拐出弄堂,是一条小溪,这天我并没有兴趣去它那儿捉鱼虾。沿着溪流一直往西走。有一座小小的山包,大人们都说那山上有很多凶狠的野狗,然而奇怪的是我从未遇到过。再快快地跑过长着野草莓的小路,就是一片深绿或淡金色的麦田了。

不知道那天我怎么会跑到这里。也不明白那天为什么哪儿都是安静的。初夏里麦子已经长得很高了,麦田看上去似乎无边无垠。清风吹过,麦浪滚滚,发出簌簌的声音。四顾无人,只有不知名的虫子间或叫几声。我向麦田最深处走去,把自己藏在了那里。我一会儿蹲着,一会儿站着,无事可干。摘下几颗麦粒扔进嘴里嚼嚼,很快,一种苦与甜交织在我的嘴里。在田埂的边上,有一座土坟,石板围成四四方方的模样。我知道,人死了就会到那儿去。但我竟一点也不害怕,甚至因为这不害怕而生出些得意和欣喜。有些麦子的叶子已经枯黄,绿色饱满的麦穗压在我小小的身体上,那些尖尖的麦芒刺得我的脸和耳朵生疼。可我很勇敢,我什么都不怕。我只想把我自己好好地藏在那儿,谁也找不到。

四周还是静。阳光照在身上有些燥热。困意袭来。什么也不管,将身体平躺下来,单薄的白衣蓝裙下小小的身体一阵阵痒痛。可是我想,这里真好啊。清澈得比世界上任何一双眼睛都蓝的天空,一丝一丝棉花糖一样的白云。悄悄地想,这云或许也是甜的吧?安静,很美。一个人,也很美。麦香是甜的,钻到鼻孔中酿成了酒,我就慢慢地醉了、睡了。

不知睡了多久。后来是纺织娘唧唧的叫声把我吵醒了。起来揉揉眼睛,墨蓝的天空中星星俏皮地眨眼。还是安静。安静到想一直这么呆下去。但小小的人儿此时却感到有些恐惧。肚子咕咕叫。想起那一盏昏黄的灯光,熟睡的妹妹呢喃的梦呓,想起妈妈温暖的手臂,还有香甜的蕃薯饭。不知怎的,我竟然哭了。

那年我七岁,上小学一年级。因为看到我考了67分的数学试卷,爸爸扬起布鞋要打我。我从小就是个倔孩子,不肯讨饶。于是爸爸生气地让我滚,我就真的滚了。我先是藏在厨房的大水缸后头,然后又躲到王阿婆的蚕房里,后来又跑到这片麦田里,直到华灯初上。

故事的结尾,当然是,我回家了。也没人来找我。妈妈上夜班,爸爸上晚习。家,是黑的,一碗饭盖在温热的锅里。

以后的很多岁月,我常常会想起那片麦田。当我置身于繁花似锦的人群中,当我在孤灯下静默枯坐,当我在觥筹交错中疲累厌倦,当我在分岔路口茫然失措,我总会想起这片早已不复存在的麦田。

那是我,关于人生的初体验。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网站由中网提供技术支持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部分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归作者所有。如内容涉及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本人,我将尽快更改!

浙ICP备10018068号 联系站长:   E-mail: prh139@139.com  QQ:309080864